【邱非生贺6h/24h】少年性情(邱非中心)

@

* 粮食向,邱非中心

* 有私设

* 人物OOC预警

* 非常感谢邱非生贺组能将我这个头一次写文的新手招进组,时间比较赶,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,接一切人物ooc的锅。

* 祝嘉世的小队长生日快乐!


     窗外传来的蝉声叫的密集,室内的中央空调也在嗡嗡运转着,似乎要将夏天所剩无几的暑意给就此吹散。事实上这个夏天也的确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嘉世训练室地灯还明晃晃的亮着,靠窗那台电脑上显示着一个打开的文档,上面是写的密密麻麻的第十赛季分析。点击鼠标的声音应和着机械键盘敲击的声音,少说也持续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闻理悄悄踱步进了训练室,小心翼翼的朝邱非的位置移动着,颇有一幅盗贼准备猥琐的绕背偷袭的姿态,浑身上下都是做贼的嫌疑。

    邱非微皱着将几处分析打上了明晃晃的标注,再次从文件夹中翻出那场对应的比赛视频,开始了不知重复多少次的观看。

    将视频拖到某个标注的时间节点,耳机中瞬时传出了技能释放以及武器碰撞的声音,叮叮咣咣的响声密集的交织在一起。很多打了光的特效还未等完全释放便已经消散,只留下武器刺出进攻又回防抵挡的动作路线。激烈的战斗画面直截了当的说明了这场战斗的节奏变化之快。

    多数观众对于快节奏战斗的主观印象是那快到令人发指的AMP值,而单纯的手速却永远不是职业选手评判一场快节奏比赛的重点。职业选手却需要考虑众多方面,技能释放的时机,出招的角度,衔接技能的间隔,对于牵制与破局机会的制造,以及选手心理状态的变化,甚至有的比赛可以算上垃圾话的抵御能力。

    观看比赛不仅是对于场上比赛选手资料的收集,更是对场下人眼力与水平的考验。少参悟透战局一分,便在与对手对上之前就多了一分输掉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支撑新嘉世走过挑战赛的是一群17,18岁没有任何职业联赛经验的少年,再加上没有谁是战术性的选手,因此分析选手视频的任务多半都落在了邱非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邱非是新嘉世的队长,是战斗主力,是这个团队的绝对核心,是这一群放在别的战队还可能只是练习生的孩子中最出色的那一个,同样也是他们之中唯一由于职业选手进行过直接交流的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邱非,他现在所拥有的经验以及意识都不足以让他吃透所有的比赛。他会为几个技能释放的时机所纠结,会为三四处导致翻盘的原因所疑惑,也会为如何针对一些战队的战术而感到苦恼。

    人们会将这些那些现在无法解决的问题归咎于缺少的经验,却从来没有人考虑有多少时间留给人去积累经验。

    旁人会包容,会理解,却也无法掩盖失败的事实。

    比赛更是这样,没有什么比输或赢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来的更为直观。

    嘉世用一年的时间获得了重回联赛的资格,却只有短短的一个夏天来进行联赛的准备。

    邱非看视频看得投入,虽然才播仅仅几分钟,他却已经将一个画面反复回放了几遍。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屋子里那个好似开了潜行的人。

    闻理终于窜到了邱非位置的后面,将手中挂满水珠的可乐紧贴在邱非的脸上。易拉罐金属瓶壁的冷度瞬时间让邱非来了个错不及防,下意识的用手推开可乐的同时,反手敲了闻理一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~~嘉世队长谋杀亲副队了!”闻理假装吃痛,但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无赖模样,却真叫邱非没了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?”邱非将视频暂停之后,将耳机去了下来顺手挂在了电脑上。饶有兴致地准备听一听,他这不正经副队邻近睡觉时间来训练室找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准备给我劳苦功高的队长深夜送温暖了”闻理边说边摇了摇手里的可乐,明显一脸讨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 “少来,没事找我,你会过一条街去隔壁便利店给我大晚上带冰镇可乐?你不是说夏天就要与俱乐部的空调共存亡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世邀赛八强赛开始了,这不大家都关心中国队接下来的赛程吗?他们那群没良心的,推我出来在你是否同意的边缘反复试探。”闻理双手献上可乐,脸上就差写上望队长批准几个大字以表诚恳了。

      “闻理,这个夏天就快过去了。”邱非接过可乐,却半天没有将易拉罐的环扣拉开,反倒是冒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。

    “兴欣十赛季夺冠,叶修前辈再次退役,世邀赛…..”闻理靠坐在邱非的电脑桌上,把着手指数着一条条被这个夏天所记录的精彩。“但是要我说吧这些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重要的是我们打赢挑战赛了!”闻理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重要的是嘉世回来了!”邱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一年了默契呢?要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,口径就不能统一下嘛!”闻理的嘴微微一撇,手捂着胸口,演上了一幅伤心欲绝的样子。“我算是看透你了,你就没有对你的副队上过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样啊!”邱非直接无视了好似戏精上身的闻理,再次确认一般的重复道“两者不一样!”

“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一样呢?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第九赛季挑战赛的失败,嘉世面临的是沉寂,是挂牌出售,是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赢得挑战赛胜利的兴欣,占据了所有评论的主导。所有嘉世由新闻官缔造的伪装被曝光的真相一并撕下,所有引导舆论的恶果都让嘉世在那时尝了个遍。

    曾经的王朝终要保不住自己的荣光,就连它的名号都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被驱逐的斗神,再没有立场撑起那为蚁所蚀的支柱;挑破万局的去邪,要随着它的主人找寻新的归宿;曾享有嘉世辉煌的各位,也要因它的彻底堕落 而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留给嘉世的除去那枚鲜红的枫叶标志之外,似乎也只有三座陈列在训练室象征着曾经的冠军奖杯。

    叶秋不在了,嘉世没有了缔造王朝的奠基者;一叶之秋不在了,嘉世失去了奇迹与伟业的记录者。

    但是难道最后的最后连嘉世也要不复存在吗?

    孙翔转会去了轮回,肖时钦回到了雷霆,苏沐橙如愿加入了兴欣。张家兴,贺铭,申建,王泽最后都找到了自己的去处。就连非正式成员的邱非受到了微草的热烈邀请,就连俱乐部里的练习生都逐渐有其他俱乐部接洽,向他们敞开着青训营的大门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还有着成为职业选手的希望,所有人都还能在荣耀的舞台上停留好长一段时间。可是嘉世就要那么被瓜分完毕了,连最后的剩下的皮包骨都被人想好了去处。

    邱非自己可以不问旁事,不问自己的处境。但训练营中的其他人不行,嘉世也不行。

    微草的经理三番五次的上门来与他接触,向他许诺的是比留下继续彷徨要好上几倍的条件。邱非却迟迟没有答应,十八岁的少年内心远没有坚持每日训练时那么镇定。

    自在青训营中被曾经的队长树立起对于荣耀的信仰之后,邱非未曾想过自己在踏上职业征途之前,嘉世就提前倾倒。

    迟迟没有人接手的萧瑟嘉世,与三番五次上门游说的微草。理智告诉邱非该如何选择,但是在他看来离开却比留下更需要勇气。 

“职业选手的流动性其实蛮大的,因为战队的团队组成,因为对于更好前程的渴望,因为自身种种因素,许多职业选手在生涯中都面临着转会。”一场指导赛结束之后,还是嘉世队长的叶修一边教给邱非一套新式的手操,一边对他说道。

   “不会感到遗憾吗?”不会感到难以下手吗?才刚刚碰及职业圈边缘的邱非无法理解。在他在成为选手之前,所有人都是荣耀的玩家,都是一个个俱乐部所属工会下的成员,他们对于荣耀的喜欢,对于战队的忠诚与向往推动他们更先前一步。如果成为职业选手就要面临转会,就要面临与曾经粉丝时代所爱的战队反目成仇的可能。那原来的喜爱,原来的信仰都还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职业圈远比网游要复杂的多,即使会有不舍,会有遗憾。但是成为职业选手后的职业素养会明确的告诉你,这些在真的到了那一天的时候是要忍痛割舍的。”叶修似乎想到了什么,从烟盒里拔出了一根烟,却强忍着没有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队长面对那一天也会做出转会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陪嘉世走到我职业生涯的最后。”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淡淡的,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,只有眼睛了存着光亮。

    少年不识愁滋味,未经世事的少年察觉不到,豪门光辉下的暗潮涌动。

    刚刚跟队训练的邱非,和他的队长一样也是这样想的自己,和嘉世一起走过自己的职业生涯,一起沐浴在总冠军的荣耀之下。

    而今识尽愁滋味,经历几番周折的新任嘉世队长,终于明白憧憬经不住残酷事实的敲击。

    邱非未曾想过叶修陪嘉世走到最后的前提,是不被嘉世主动抛弃,是不为了嘉世能有起色而做出主动退让。而他想陪嘉世走到最后的前提,是嘉世仍然存在,是嘉世不再挑战赛中覆灭。

    叶修在职业生涯的最后和兴欣一起举起了第十赛季职业联赛的奖杯,而邱非扛着新嘉世的旗帜在又一年的挑战赛中涅槃。

    邱非从一开始便清楚自己的未来还有很长,他只庆幸嘉世已经熬过了最难熬的时刻。他的职业生涯不会因转会而留下遗憾,他可以一直陪着嘉世走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所以重要的是嘉世回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 一声“呲”的声音将想的出神的邱非拉了回来,闻理毫不客气的打开了给他准备的可乐,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。喝完还很无奈的朝邱非摊了摊手说道“汽水再不喝就变常温了,所有我就替你代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大晚上是来故意气我来的话,闻理我觉得你已经达成目的了。”邱非克制住了自己想将眼前这个人轰出训练室地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能啊我的邱大队长!我这不是应和了队员们的要求,向队长请示观看世邀赛直播的可能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世邀赛的确可以让我们更清晰的了解前辈们现在的技术水平,还可以提供许多战术上的新观点。”邱非中肯的审视着这件事情的利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是啊!我们都忙了一个夏休期了,总要劳逸结合的说嘛!”闻理继续疯狂安利,看着邱非频频点头的样子,他趁机问道“所以我说队长你就同意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说不行!”“太棒了,我这就去喊他们准备夜宵!”

       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,而事实上在空气足足安静了数秒钟,闻理才反应过来邱非刚刚的答复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你怎么能不同意啊!信不信你的副队哇的一声哭给你看!”闻理一瞬间又换上了一份要哭不哭的样子,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邀赛结束之后,马上就是新的赛季。这几天熬夜,过苏黎世那边的时间,之后还怎么调回来!”邱非无视掉了闻理的那般模样,神情也变得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队长,咱们都忙了一个夏休期了!再说因为世邀赛的原因,联盟不是已经宣布将第十一赛季的赛程顺延一周,让各大战队调整吗?”闻理继续据理力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需要调整的是其他有成员参加世邀赛的队伍,而不是嘉世!”邱非面对闻理的劝说仍不松口,事实上作为队长的他比谁都清楚,这个夏休期嘉世的各位都是怎样在紧凑的训练安排中熬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八强赛了!难道邱非你就不看世邀赛的视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看!”邱非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就和队员们一起……”“但不是直播!”未等闻理说完,邱非便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清楚这个夏休期大家是如何忙碌的!没有一个人请假回过家,也被有一个人叫过苦!我们是在努力,也足够努力了。我们的路从开始就异常艰难,没有可以引导我们的前辈,没有对未来最为可靠的保障。我们是在挑战赛的时候依靠着不懈的努力,磨平了与前职业战队之间的差距。但是闻理你说这就足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邱非的语气变得异常地认真,他是在理性的分析现在嘉世的现状,也是在对闻理倾诉他内心里最直接的那部分想法。让人感到刺痛,却也是最真实的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闻理半天没有出声,因为他知道自己连反驳也不能了。他不是妄自菲薄的人,自然清楚邱非所说的是多么的现实。职业联赛从来不是依靠努力就可以成功的地方,这一点所有的嘉世训练生都清楚,因为这是叶修给那些经过层层筛选,留下来有望成为职业选手的孩子上的第一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个赛场上。努力是最不值得拿出来夸口的东西,因为这只是基本,是人人都会做到的,是最底层最渺小的东西。搞清楚这一点,再向高处攀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闻理仍然记得他第一次听到叶修队长说出这段话时的心情,是那种自己刚接近梦想,却被一个曾经十分憧憬的人给浇了冷水的感觉,浑身上下湿得彻头彻尾,却也清楚这只不过是帮你认清现实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赢得挑战赛,让嘉世重新回到职业联赛。闻理作为邱非的搭档,嘉世的副队,怎能不明白嘉世这一步走的是怎样的艰辛。在无数次的坚持与努力之后,这只紧靠坚守信念而留下来的队伍,一点点有了职业选手的素养,一点点追赶着与职业战队之间的差距。他真真觉得努力真的可以成为活动胜利的筹码。这个时候又有人将他泼醒了,这次是邱非,现在嘉世的队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仰仗的现在只有努力,可是留给我们努力的时间却从不宽裕!”邱非再次开口的时候,伴随着闻理手中易拉罐被握紧后,所发出的吱呀呀的响声。他了解闻理的性格,大概能猜到他现在在想些什么。“不过说实话我到也想看直播,毕竟每天早上一醒来下载视频的时候,就被人提前告知了战绩的滋味真的不过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行了,队长。不用安慰我了,我的内心又不是真的那么脆弱!”闻理顺手将邱非挂在电脑上的耳机摘下了,挂在了那位的脖子上,准备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 好了,闻副队。现在该由你将这个不幸的消息,传达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你这样我迟早会哭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邱非与闻理谈过之后明显心情颇好,没有日常无视他,反而接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哭吧,反正你的眼泪又不收我的钱。”“靠!”“快走吧,你再不传达出去,晚了就寝时间,明天照规矩加训!”

    这回闻理被邱非整的真的要哭了,没好气的朝训练室大门的方向喊道:“还没听见你们队长说了什么?门外蹲着的那一排蘑菇们都散了吧,没有世邀赛直播可看。该回房间洗洗睡了!我出去之后看到的人,明天全部自觉加训!”

    闻理话音刚落,门外就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。“副队你辜负了我们对你的期望啊!”“对啊! 对啊!你这是助纣为虐!”“没有世邀赛直播可看,还要被副队加训!没天理了!”“喂,你们别顾着自己跑路,快来个人拉我一把,蹲久了起不来了!”没一会儿就忽的散去。

    “闻理,你还是蛮有副队威严的!”“靠!你不是不知道,他们怕的又不是我!一群不省心的!”“你不也是吗?”“邱非我跟你讲你的副队就是这么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现在嘉世的氛围很好!”邱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一直这么好的!倒是你自己别活的太老成了,和我们一样闹闹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是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邱非咱们JJC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寝时间快到了,并且就咱俩之间的胜率而言,我觉得没有打的必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靠!”




设想是借别人的视角突出邱非的一个性格特点,这一段的话是闻理的视角,文笔拙拙可能不太能看出来。后面剧情是其他三人视角下邱非的性格特点。所有虽然字数爆了,但是剧情实际上才走完了我预想的三分之一左右。或许还会有把后面补上的可能?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4 )